案例中心 丁腈手套生产线 新闻中心

一双线手套的自述

分类:行业新闻 116 0
我是一双线手套

 yi shuang xian shou tao

“赵钱孙李”都是我的胞胎兄弟,我们被运送到一个叫“通航工程技术中心”的地方落脚,窃窃私语中我被一个大高个儿、山东小伙儿——领走,从此与他钢筋水泥、风里雨里……

方寸之间裹满锈屑泥浆,白白净净的面容不过一天变的脏脏兮兮。前来报到的地方,原来是“万里长江第一坝”,具体是一个叫“葛洲坝二号船闸”的地方。

3月16日起,这个船闸开始停航全面“体检”。上游的检修门、下游的浮门隔开上下游的一江清水,机器抽干了闸室里的水,贝类镶满四周,重达600多吨的巨型人字门巍然矗立,一个叫“吊车”的钢铁怪物伸出长臂,喘着粗气,左右来回摆动,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……36米多深的闸室成一个巨大的“凹槽”,俯瞰下去,看到好多忙碌的“玩具”,一切都令我新奇。

听说,船闸检修金属结构防腐项目组的头儿。每天清晨,参加完早班会,我跟着他光顾船闸检修的各个角落,悬空的吊笼、狭窄的人字门门格、漆黑潮湿的廊道,一一留下印记。淅沥的冷雨、刺眼的电焊弧光、刺鼻的废弃机油、腐臭的鱼腥气、膈应的生锈栏杆……我的“五官”受尽折磨,真是佩服我的主人,在这么艰苦的环境下,他总是一脸笑容,一天到晚干劲十足,嘴里总絮絮叨叨一些我听不懂的怪词儿——“醇酸防锈底漆”“涂层干膜厚度”……

摸爬滚打半个月,看了不少、学了不少。从我的主人那里得知,目前船闸检修进度过半,工程总体序时进度超60%。检修期间,我目睹了人字门机械保顶同步系统首次在顶门施工中成功应用,新交了几个朋友,他们的名字不太好记:“编码器”“新型固门工装”“新型AB杆”。啧啧,我也是见过大世面的手套了,服务大国重器检修,虽然艰苦,但倍感荣幸。

终于等来了一个晴天,我被安排在热水里泡了个澡,在风中沐浴阳光,我舒卷身子,暗自窃喜,船闸检修也有我一份小小的功劳!第二天,满血复活的我,又被领着奔向“战场”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您好!请登录

点击取消回复